在杨万斌的记忆里,上个世纪90年代初,只有四个护林员,守护着32万亩的林场,平均每人负责8万亩。当时,没有现在这般明亮宽敞的保护站,也没有电,只有一间土胚房,夜晚点上煤油灯,架上炉子,生火做饭。近年来,新增加了十几个护林员,现在每人管护三万多亩。

我生活过的这座城拥抱商业文明的速度要慢一截。在我上大学之前,此地还不存在奢侈品牌、咖啡文化、文创产业等概念。起步晚于大城市,家乡觉醒奔跑的那一刻,显得尤为魔幻。在老家,现代商业文明的涌入,总是由一家店的开张为契机,随即培植起宏大的新消费潮流。